赶花会|开了一年又一年的鸭跖草

  飘窗上放的那盆鸢尾今年没开花,长了一大盆葱茏的绿叶,其间还长出了鸭跖草。这些日子清晨就会有蓝色小花开出来,鸭跖草花长得很可爱,唯只是早上开一段时间,遇着天阴凉可能会持续到午后。

  鸭跖草有很多名字,本地乡间的人叫它竹叶菜,春天的时候乡人会摘鸭跖草的嫩叶卖,清炒味道不错。它还有更美的名字:“碧蝉花”“蓝胭脂草”“翠娥花”“翠蝴蝶”,日本叫它“露草”。鸭跖草在我家阳台上生长已很多年了,每年并不会刻意去收种播种,它自己就会从花盆里冒出来,有时长得太过茂盛,我会扯一大把扔掉,照旧长得很好。有时花开得太多,我也会掐几枝来插瓶。

  虽不记得是哪年把鸭跖草弄回家来栽的,但却记得时间地点。是某年夏天,去龙泉长松寺公墓,到达是在上午,天气闷热,上了坟独自下山,在山边一处潮湿的地方,看到了一大片正开蓝花的鸭跖草,连根拔了几枝带回家,那次种活后,当年还收了种子,种子很小颗,第二年春天播了种,鸭跖草如期生长开花,之后就不再管它了,也照样年年夏天有花开。

  近日看到鸭跖草开花,我就把花瓣摘下来,装在搁了一小团棉花的盒子里,花瓣的蓝色汁液浸在棉花上,渐渐棉花浸满了蓝色,曾经花瓣的幽蓝变成了普蓝。玩这个是因看了孟晖的《贵妃的红汗》。书中写唇妆那节,介绍明代有种胭脂,是用鸭跖草的蓝色与“重受胭脂”做成一种非常独特的叫“夜色”的胭脂。摘书中的几段:“明人方以智《通雅》中介绍鸭跖草,即蓝胭脂草,杭州以绵染其花,作胭脂,为‘夜色’。”“在明代晚期,杭州出产一种绵胭脂,是先用‘重受胭脂’将白丝棉染上浓重的红色,然后再用‘碧蝉蓝胭脂’去浸洇已经染红的丝棉”,如此就得到叫“夜色”的胭脂。红蓝相调和,也是一种极美的色,老祖宗真有想像力,取的名字“夜色”令人惊叹。鸭跖草用蓝汁做颜色,曾在书中读过:“巧匠采其花,取汁作车色及彩羊皮灯,青碧如黛也。”摘了几天的鸭跖草花瓣,感叹取汁不易,大量的采摘需要很多很多的花。而且只有夏天才有此花,足见之不易。

  鸭跖草虽在城里不易见到,但每每去到山郊野外,却是很容易见到的,无论何时何地,见到一片片幽蓝的小花都会感叹它的美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yazhicao/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