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田除草剂:大洗牌期谁能引爆未来?

  眼下,针对玉米田可用的除草剂现在是少之又少,老产品抗性严重,新产品寥寥无几,常规产品已经无法满足农户的除草剂要求。

  对企业来讲,除了提高含量,在常规的几个成分之间配来配去外,少有创新的地方。

  而对渠道商来讲,产品虽然齐全,但多是老产品,这些老产品价格透明,没有什么利润,几乎沦为他们的鸡肋产品,少有操作动力。

  一般来讲,玉米田除草剂十年一个轮回,2018到2019年又是一个轮回的开始。

  目前的涉足玉米田除草剂企业几百家,产品上千个,并且应用多年,为农民的除草带来了极大的贡献,但是我们不得不意识到的是,这么多年的应用,除草剂市场已经滋生了很多问题。

  根据走访,我们获悉,由于玉米田除草的难点主要是可供选择的化合物较少,长期使用单一除草剂,导致在全国范围内,部分杂草如马唐、苘麻、田旋花、问荆、龙葵等产生严重抗药性,常规用量已经很难杀死杂草,过量使用又会对玉米正常药害。

  同时,在黄淮流域以及山西、山西、四川等地,恶性杂草成为主流杂草,发生越来越多,抗性越来越强。

  吉林金秋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喜婷表示,近5年,玉米产区气候异常年份频繁,气象灾害频发,多数地区玉米出苗不齐,特别地块可产生3-5类苗。这对制剂的使用方法,使用剂量都提出更高要求。

  而且,随着除草剂的经年使用,玉米田草情复杂,变异杂草屡有发生。抗性恶性杂草主要有红根马唐、红根谷莠子、抓根草、刺菜、繁缕等。主要分布在河北省北部、辽宁省西北部、吉林省中西部、黑龙江省西部、内蒙古东部与山东河南局部。抗性恶性杂草对现有成分抗性显著,不易防除。

  黑龙江农科院植保所黄元炬老师告诉记者,目前杂草复杂,主要表现出苗不整齐,发生时间长,密度大,多样性加剧,恶性杂草发生越来越严重。同时,(浅耕浅翻)对玉米田杂草发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禾本科杂草危害加重。

  随着玉米田杂草越来越多,造成除草成本逐渐加大,很多区域出现二次用药、补防的问题,除草成本从原来的6——8元/亩,增加到10——15元/亩,近两年加上涨价,部分区域成本突破20元/亩。

  截止目前,玉米田除草剂共有2000多个,其中二元、三元混配登记产品超过800个,登记成分仍旧停留在硝磺草酮、烟嘧磺隆、苯唑草酮、玉嘧磺隆、莠去津、乙草胺、异丙甲草胺等老产品上。

  这些老产品因为多年使用,抗性越来越大。河北博嘉董事长王迎春告诉记者,长期使用单一除草剂,导致在全国范围内,部分杂草如马唐、苘麻、田旋花、问荆、龙葵等产生严重抗药性,常规用量已经很难杀死杂草,过量使用又会对玉米正常药害。

  综合近年来玉米田除草剂研发、登记及应用情况,我们看到除草剂产品数量及比例逐年增加,使用技术日趋成熟,苯唑草酮、氨唑草酮、异噁唑草酮、噻酮磺隆等一批作用方式独特、防效突出的除草剂品种陆续问世,玉米田除草剂即将迎来一个新旧演替新时代。

  据了解,玉米田除草剂使用量最大的就烟嘧磺隆和莠去津,为了打死草,他们的使用剂量增加了3—5倍,对后茬作物带来了潜在危害,给推广造成很大的困惑。

  河北博嘉董事长王迎春认为,近两年的除草剂推广中,最大困惑的莫过于恶意的市场竞争和渠道乱象,个别在当地做的比较好、影响力比较大的客户有时因为微小的成交价差异而与企业分道扬镳,最终因为选择产品的品质问题而血本无归。极少数客户血淋淋的教训让人深刻意识到,在渠道建设方面一定要选择与有责任感,志同道合的客户合作,企业才能发展,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长盛不衰。

  作为老牌企业,吉林金秋在推广过程中,总结了四个问题:一是低质低价市场冲击严重,鱼龙混杂,“劣币驱逐良币”,优秀产品突围困难;二原药价格高企,终端价格低迷,渠道得势不得利。基层经销商获利能力降低,造成投入降低市场拉动乏力,竞争能力孱弱;三是如何在后专利时代,利用自身优势,给用户提供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四是如何实现与何种方法实现产品+服务的扩展。

  河南瀚斯是近几年崛起的除草剂生产企业黑马,他们的困惑在于,玉米田除草剂战线过长,覆盖面积较大,在东北、华北、华南、华中都铺开了销售网络,近两年公司每年玉米田除草剂的销量都在1.5亿以上,由于各区域草情草相不一样、使用配方不一样,剂量规格不一样,使用方法技术也不一样,所以公司玉米田除草剂造成多品种、多品规,来满足不同区域的市场需求,很容易造成供应不及时而断货。

  除草剂是特别容易发生药害的农药类别,每年都有因为使用技术不当产生药害的事情,给玉米地产业带来极大的隐患。

  近特别是几年经常出现玉米在使用除草剂后,心叶褪绿、变黄,或叶片出现不规则的褪绿斑。有的叶片卷缩成筒状,叶缘皱缩,心叶牛尾状,不能正常抽出。生长受到抑制,植株矮化,并且可能产生部分丛生、次生茎。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新化合物研发放缓、常用成分使用熟练度增加,玉米田药害的发生已有所减少。特别是2018年农业部颁布新《农药管理条例》之后,各企业与经销商对制剂生产和推广风险有了更高的认知,也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药害的发生。但是,由于除草剂使用受客观因素影响较多,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药害发生,所以无论是生产厂家,经销商与使用者,都要端正心态,提高服务水平,加强用药指导和售后服务。这才能最大化避免药害的发生和失控。

  除了以上四大痛点外,还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一是玉米田用药呈现两极分化趋势,农户在向低成本和高效率两端加快移动;二是目前国内生产玉米田除草剂厂家多,在基本充分的市场竞争中,价格是一个重要考虑因素,尤其是在农民增收缓慢的大背景下,低成本具有一定市场。但是用工成本的逐渐推升和土地流转加快,高附加值,高效率的除草剂也必有一席之地。

  玉米田除草剂最早是以使用土壤处理剂做苗前封闭为主,如丁·莠 、异丙·莠等,随着烟嘧磺隆、硝磺草酮的推广,玉米田除草剂向苗后应用转变,但由于杂草抗性增加和草相变化,近两年玉米田除草剂配方发生了新的变化,异噁唑草酮、噻酮磺隆等新型产品的上市进一步丰富苗前除草剂产品结构,而苗后以一封一杀如烟嘧磺隆·乙草胺·莠去津、硝磺草酮·异丙草胺.莠去津、烟嘧磺隆·异丙·莠去津等,三元复配类型的品种如烟嘧磺隆·硝磺草酮·莠去津、烟嘧磺隆·硝磺草酮·氯氟吡氧乙酸等越来越受欢迎。

  河南瀚斯副总经理朱勐告诉记者,不同产品有不同的定位和推广方向,根据草相正确的选择产品,掌握使用技术、使用剂量的情况下效果基本可以得到保障。

  从剂型上来说,玉米田除草剂主要剂型有悬浮剂、悬乳剂、油悬浮剂、粉剂等,但由于土壤封闭性的除草剂需要在土壤表面形成一层均匀的封闭药膜,才更有利于药效的发挥,因此玉米田土壤封闭除草剂以乳油剂型居多;苗后以可分散油悬浮剂居多,新型清洁生产和缓释型制剂也逐步被市场接受。

  近两年的夏播玉米,多采用麦田套种的种植方式,麦收后多不灭茬,喷施玉米除草剂后,药液多粘附在麦茬上,使药液不能在地表形成药膜,杂草出土后接触不到药剂,从而严重影响了除草剂药效的正常发挥。

  伴随着玉米品种的大量繁育,尤其是一些地区大量种植鲜食玉米、水果玉米,由于此类品种对原有的玉米田除草剂敏感,杂草防治成为种植户非常头疼的事情;同时由于长残留除草剂的使用,倒茬非常困难,迫切需要低残留,品种敏感度差的化合物的研发。

  实际上,纵观整个市场,虽然仍以老产品为主,但是随着莠去津对下茬作物隐性药害和影响环境等缺陷的逐步被认知,其存在极大的禁用可能性,很多企业前瞻性的推出特丁津、氨唑草酮、苯唑草酮、异噁唑草酮等,具有很大的推广价值和社会意义。

  提到玉米田除草剂,不得不说的就是烟嘧磺隆,在玉米田除草剂里边,烟嘧磺隆是重要的产品,市场占有率70%左右。根据中国农药信息网显示,目前烟嘧磺隆登记的产品共有710个,其中单剂300个,复配制剂410个,在北方春玉米上的登记211个。

  长期以来,玉米除草剂一直属于“烟嘧时代”,即便是不断有新品涌现,也不能对烟嘧磺隆的霸主地位造成冲击。但是由于长期使用,烟嘧磺隆在部分区域抗性增强,而且尽管烟嘧磺隆能防除玉米田绝大多数杂草,不能排除个别区域特殊阔叶杂草的危害和抗性,比如说在东北地区,烟嘧磺隆对稗草等防效下降。鉴于这种情况,目前烟嘧磺隆主要以混配方式使用。

  苯唑草酮是巴斯夫开发的第一个苯甲酯吡唑酮类除草剂,能有防除世界范围内玉米作物上的主要禾本科杂草和阔叶杂草。2018年1月8日专利到期后,给国内市场带来很大的机遇。

  据悉,苯唑草酮是安全性最高的玉米田除草剂,可有效防除一年生单、双子叶杂草。玉米苗后2——4叶期,一年生杂草2-5叶期施药。30%悬浮剂25.2——30.24aig/公顷,对反枝苋、苘麻、藜、牛筋草、绿狗尾草防效80%左右,对马唐、马齿苋等防效60——70%。不过苯唑草酮对铁苋菜防效较差。苯唑草酮可以与莠去津搭配使用,可提高对大草和鸭跖草等的活性,并提高作用速度。

  据悉,玉米除草剂应用多年,苗前产品优缺点都太明显,只能是出现区域性的产品,不具备行业性大品的条件。随着用药习惯的变化,苯唑草酮会成为下一个行业大单品。

  需要注意的是,苯唑草酮二次稀释后,避免与有机磷类农药混用,间隔7天以上用药。该药剂正常使用剂量对香附子效果差,只有抑制作用,对甜玉米、糯玉米、爆裂玉米、制种田亦安全。

  在登记方面,根据中国农药信息网显示,目前国内苯唑草酮登记原药1个,单剂5个,与莠去津混剂1个代表厂家有吉林金秋、青岛清原农冠、山东德浩、深圳诺普信、湖南新长山等。

  2016年2月25日,德国拜耳作物科学公司26%噻酮·异噁唑悬浮剂(爱玉优)在中国获得正式登记,异噁唑草酮受关注。异噁唑草酮对马唐、稗草、牛筋草、千金子、大狗尾草和狗尾草等一些一年生禾本科杂草有较好的防效,可以有效解决东北地区较为严重的恶性杂草谷莠子、野糜子、苘麻等。

  异噁唑草酮算是比较新的一个化合物,持效期比较长,但因为生产成本高,目前国内登记的厂家比较少,只有七八家企业在做。

  这两年,异噁唑草酮已经被当作是未来玉米田除草剂的导向型产品,虽然有部分缺陷,但是就此成分来说绝对也是玉米田除草剂未来的大势所趋。

  在东北调研中,东北市场玉米田除草剂的主流配方集中在烟嘧莠和烟硝莠方面,但是由于长期超量使用,抗性越来越明显,而且烟嘧莠价格透明,原药一直在涨价而终端市场价格上不去,更压缩了中间商的差价,成为鸡肋产品,同时,烟硝莠有个致命的缺点容易返青,除草效果差,市场呼吁不一样的产品,特丁津应运而生。

  准确地讲,特丁津属于老产品新用法,是莠去津的完美替代产品,与烟嘧磺隆、硝磺草酮等的混剂效果更好,目前河北荣威、河北博嘉以及吉林金秋等都有这方面的登记。

  随着2,4滴丁脂限用,2,4滴异辛酯、2甲四氯异辛酯逐渐进入厂家、经销商选择清单。

  2,4-滴异辛酯药剂活性高,除草效果好,生产成本低。对玉米田如藜、蓼、反枝苋、葎草等阔叶杂草效果良好,但对禾本科杂草无效。

  但是2,4-滴异辛酯最大的缺点是安全性差,如用药量大,喷药不均匀,错过防治适期,遇到非正常气候等,均能造成玉米药害,或对周边敏感作物致挥发性飘移药害,并且用药器械的残留易造成二次污染药害。药剂持效期较短,对后茬杂草无效。

  未来,随着草相变化,玉米田除草剂产品将更加多元化,其中苗后主流三元复配制剂将成为主流,硝磺草酮·烟嘧磺隆·莠去津、硝磺草酮·烟嘧磺隆·氯氟吡 、烟嘧磺隆·乙草胺·莠去津 这几个产品将成为市场或局部区域主流产品,还有以苯唑草酮、异噁唑草酮、噻酮磺隆、氟噻草胺、环磺酮、氨唑草酮等新型化合物复配形成未来玉米田除草剂的市场格局。

  国内玉米田除草剂厂家众多,在竞争白热化的当下,未来格局一定会发生两级分化,低端低质低利润产品及企业会将价格战进行到底,高端优质高利润产品及企业会主动转型镶嵌入新型农业产业链。

  与此同时,近两年的环保核查、取暖季停限产、《农药新管理条例》的实施等一系列政策的调控,以及企业重组、合并,必将对一些缺少竞争力企业产生致命的打击,会出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局面。

  吉林金秋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喜婷告诉记者,国内玉米田除草剂厂家众多,除了少数老牌企业保持稳定增长外,新兴企业也在重复现有企业的发展路径,新旧竞争并非短暂过程。可以预见,会有越来越的小企业无法生存,整个竞争环境好会有一定程度的净化,但不意味着竞争会减弱。

  同时,国内玉米田制剂企业没有几家具有压倒性的实力可以征服全渠道,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农化更多的竞争焦点还是聚集在渠道竞争之上,而现有渠道粘性并不十分稳定。只有在保证渠道利润持久分配的基础上,才能实现互利合作,共赢发展。再者,即便土地流转速度加快,中国未来仍会有40%-50%的散小农户。仅凭寡头公司的利润水平和服务能力,无法满足这些零散户的用药和服务需求。如果依托渠道商或第三方服务型企业,那么渠道就有了选择权。所以,未来企业应该是在各自细分市场上占有各自地位并形成相对优势。“生命总会找到出路”,市场也一样。

  河南瀚斯副总经理朱勐也表示,对于玉米田除草剂企业来说,未来你的产品再好,配方再先进,都不可能形成垄断寡头,农资产品还没有垄断寡头,但是农化行业出现明显两级分化,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甚至淘汰出局,资源越来越集中,强大起来的企业竞争优势明显,针对玉米田除草剂来说,只要把握好生产工艺及配比的科学性,做好配方筛选与组合解决方案,降低使用者的成本,做好技术推广与服务,就一定能够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在玉米主产区东北,由于受粮食价格和结构调整的影响,玉米田除草剂仍然占据非常大的比重,并且每年保持持续增长的态势。

  从种植面积上来讲,2017年我国玉米种植面积53167.8万亩,比2106年下降1971.8万亩,降幅3.58%,2018年玉米种植面积下降到5亿亩以下,玉米田杂草常年发生面积在4亿多亩以上,每年可造成玉米损失约100亿公斤,对玉米生产构成了严重威胁,所以玉米田化学除草的空间仍然很大。

  最后,笔者想表达的是,除草效果优劣受很多因素决定,除草剂自身的配方、质量、土壤湿度、有机质含量、气温等,都能对除草效果造成影响。因此,农户务必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针对田间杂草情况,合理选择、适期使用除草剂,才能达到理想的除草效果。对生产企业来讲,首当其冲的是保证过硬的产品质量,同时把技术和服务做好,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讲创新,才有利于厂商保持良好的战略合作关系了,才能保持整个除草剂产业的良性健康发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yazhicao/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