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数字报-榴花

  急雨一阵阵,下了整整一天。分明坐在家中,却感觉无遮无挡,因这雨势而惶恐。

  趁雨的间歇出门一趟,想再买几斤便宜蚕豆。到柜台前改变主意买了豌豆。豌豆比蚕豆贵多了。贵也买,换换口味。

  四处流水,踩了一地碎花,应该是香樟花,浸在水中像粟米粒儿。白石榴花开得正好。今年榴花是大年,榴树枝子伸在水墨天色中,绿是谷绿,白是米白,格外明亮清晰。枝上花竟要多过叶子,低低压在头上,伸手就能够着。免不了顺手摘两团,拿回家扔在小碗中好看。几乎无香,只有一点清气。

  我很早就种过石榴。曾经有过一盆观花石榴,开红花,也结过石榴果儿,只有玻璃珠子那么大的几粒,没有食用价值。后来不知为什么死掉了。因为树型好看,留着枯枝看了好几年。现在盆中又长起一株石榴,大概是站在窗前吃石榴顺手扔的石榴籽儿出了苗,也长了三四年了。这株石榴肯长,使劲往上窜,我只好频繁下剪,想让它往粗里长。其实没用,它并不听我摆布。不知道会不会哪天突然开出花来,给我一点惊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yazhicao/1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