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探访中医药:上海人难吃到好药 中药饮片价格偏低

  中医水平高低不在于检查,而在于临床疗效。用西医评判标准考量中医,最终会导致中医医院“西医化”。

  不同于西医人才培养模式,中医人才往往靠“师傅带徒弟”传承。一般来说,一名西医到了40多岁即进入黄金时期,而一名中医的成熟需积淀至五六十岁,不少国医大师都是白发苍苍。

  人才匮乏是制约上海中医药事业发展的瓶颈,对于一些远郊社区卫生中心的中医科来说,更面临着中医退休、科室就要关门的尴尬局面。对此,丁明代表认为,丰富传承模式尤为重要。“一方面可采用师徒型传承模式,通过业务资质过关的医师手把手培养新一代人才;另一方面可采取院校型成长模式,即在现有的中医药院校培养人才,学校要做到既适应现代科技发展,又能继承传统,不断充实和改进教育内容,为中医药人才的终身发展提供支持。”通过多种传承模式打造出多层次、多元化的中医人才队伍,才能确保中医药这一传统学科得到有效延续和发展。

  “用西医的管理模式来管理中医医院,是当前的普遍现象。”上海龙华医院医生王庆其说,病床周转率、药占比等都是西医的考核指标,中医水平高低并不在于检查,而在于临床疗效。用西医的评判标准来考量中医,最终导致的是中医医院“西医化”。与此同时,在重科研、重论文、轻临床的“指挥棒”下,中医人才的培养还是套用西医模式,要去《科学引文索引》(SCI)发表论文。

  业内人士呼吁,亟需建立一套科学完善的中医评价指标体系,在医院管理和人才管理方面有所创新突破,把中医人才从西医的考核指标中解放出来。

  “《药典》是好东西,但是《药典》也框住了我们很多的思维,平常开方子束手束脚。”

  基层医院中医医生罗梅宏谈到,“我经常和参与制定《药典》的同学进行激烈的辩论。我说,这个《药典》是按照西医的现代医学标准做出来的, 你是用单位药去做,用在动物身上有诸多的副作用。而中医是一个辩证的过程,是药物的君臣佐使(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下药一百二十种为佐使,主治病;用药须合君臣佐使)的过程,经过君臣佐使这样的药物匹配之后,它这个单位药的毒性就不存在了,所以,不能用《药典》来简单衡量中医医生怎么用药。”

  “中医药的思维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罗梅宏说,我经常是附子和半夏用在一起,按照《药典》衡量,我这样开就有错。但在经典书上,好多附子和半夏都是在一起用的,而且按照经典,现在很多方子都没有达到经典要求的剂量,他建议,在《中医药法》修订上对此问题进行一些科学的研究和探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xiatianwu/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