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V169章】 南荣昌之死☆下(修)

  本书关键词:正文 【V169章】 南荣昌之死☆下(修)无弹窗、正文 【V169章】 南荣昌之死☆下(修)全文阅读

  正文 【V169章】 南荣昌之死☆下(修)--------《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b章节名:【v169章】 南荣昌之死☆下(修)/b

  “你什么意思?”南荣浅语怒瞪着伊心染,心中翻腾的思绪不可抑制的一一闪掠过她那张美丽的脸庞,凤眸之中亦是难掩对伊心染的杀意。

  她知道她的父亲南荣昌是一个怎样的人物,也知道在南荣昌那张看似平庸的面庞下隐藏着怎样一颗不甘寂寞,且着壮志凌云的野心,因此,她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

  那便是即便伯昌候府毁了,她父亲南荣昌也断然不可能没有为自己留下退路,更不可能轻易落入夜绝尘之手。

  那天晚上,即便没有伯昌候夫人张秀琴拼得一死相护,南荣昌便是死,也不会落入夜绝尘之手。

  那样一个处处算计,步步设局的男人,哪怕最后手中最剩下一条命可以利用,他也不会轻易的屈服。他比任何都清楚的知道,他本人对于夜绝尘,不,应该是对于整个夜国而言,有着怎样重大的作用。

  事实也诚如南荣昌所推算的那样,夜绝尘从一开始就只打算活捉他,没有想过要取他的性命。毕竟,南荣昌身上隐藏着一股庞大的隐秘力量,夜绝尘若想要将他彻底铲除,不得不借助于他,否则仅凭自己之力,该得查到何年何月。

  夜绝尘是个极聪明的男人,他知道该如何利用自己身边所有一切可调动支配之力去达成他心中所想,因而,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取南荣昌性命的。

  在那一场谋划之中,不管是夜绝尘还是南荣昌,都在计算着对方可以为自己带来多大的利益。

  南荣昌将人心算计得很是精准,不但猜到了夜绝尘的心思,同时也将她的心思算计在其中,只是他千算万算都不曾想到,在最后那一刻,夜绝尘是真的对他起了必杀之心。

  那无益于是在虎口谋食,彻底的击怒了夜绝尘,胆敢触碰后者的逆麟,不管他本身具有怎样的利用价值,也瞬间失去了作用。

  南荣浅语也是一个出色的阴谋家,攻于心计,也擅于揣度人心,她将南荣昌的心思揣度得很透彻,不难推算出南荣昌的布署,但她也忽略了一个事实。

  也许,只有当她知道她的母亲已经死了,方才知晓,她的父亲南荣昌能逃过那一劫是多么的幸运。

  “字面上的意思。”水润的粉唇轻扯出一抹云淡风轻的笑痕,伊心染双手交握,恣意的轻挑黛眉,嗓音婉转悠闲,带着丝丝戏谑,“你该真不是那么天真,觉得夜绝尘是专门去跟南荣昌聊聊天,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吧。”

  对于这个觊觎她男人的女人,伊心染还真是从头到脚的瞧她不顺眼,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她就犯迷糊了,你说夜修杰那么精明邪魅的一个男人,怎么就能把这女人看上,还弄得非卿不娶的地步。

  夜修杰被李棋跟李啸严密的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南荣浅语,生怕她会再次发难,出手对付他。

  偏巧,他好死不死的正对上伊心染眼里那抹戏谑之色,额上就骤然滑下斗大那么滴汗,窘迫得不行。

  当年他爱上南荣浅语,就是一头扎了下去,爱便是爱了,他不会找任何借口,任何理由去否定自己那一段感情。如果他真那么做了,不但是对他自己的侮辱,亦是对南荣浅语的不负责任。

  曾经的爱,现在的不爱,夜修杰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至少他坦荡荡的,不曾欺瞒自己的心,也不曾对不起南荣浅语。

  在他不爱她时,他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以一个全新的角度,以冷静的理智,看到了以前他看不到的东西。

  无论是对南荣浅语,还是对他自己,夜修杰自认他做到了问心无愧,因此,他无所畏惧。

  面对伊心染戏谑的目光,他虽窘迫,却并未觉得有什么,借用她说过的一句话:人不轻狂枉少年。

  他也年少过,他也年轻过,轰轰烈烈,不顾一切的爱情,他也有过。多年以后回想年少时,他不觉得遗憾。

  短短几个呼吸间,夜修杰的心境变化之大,只有他自己才体会得到,有些事情一旦想透彻之后,态度不一样了,反应自然也不一样了。

  夜修杰不闪不躲,坦坦荡荡的接受了伊心染颇为古怪的打量,眉眼间若有似无的一抹释然,一抹淡笑,让得伊心染微微一愣,而后神情愉悦的挑起好看的眉头,眸底划过一抹赞赏。

  这般敢作敢为,心胸坦荡,无所畏惧的男人,才有资格为一国之储君,将来掌控天下。

  说这话时,她并没有看伊心染,似有千言万语憋在心口无法诉说出来的目光焦灼在夜修杰的脸上,她瞧得很仔细,哪怕是细微的一个表情,她都用心的铭记着。

  可是,她又无法理所当然,强势霸道的指责伊心染,她不喜欢夜修杰的目光落到伊心染的身上,那种感觉竟然要比当初知道夜绝尘对伊心染动心时更让她不甘,怨恨,甚至是满心的酸楚。

  如果当初她要除掉伊心染是因为不甘心,陪在夜绝尘的身边的女人不是她,而是伊心染。

  那么此时此刻,看到他们相视而笑的她,就是真正的因爱嫉妒,而疯狂想要除掉伊心染。

  可是自从伊心染出现之后,所有的耀眼的瞩目都被她抢走,她爱的,爱她的,通通都站到了她的身边。可笑的是她自己,渐渐的,一点一点的被人遗忘,越发的没有存在感。

  不知道谁曾说过,女人与女人,天生便是敌对的,就如她与伊心染,永远都无法站在同一条线上,她们注定是对立的,是要刀剑相向的敌人。

  南荣浅语的胸怀不大,心眼更小,她觉得伊心染就如同她命里的克星一样,有她在的地方,她就没有好日子可过。

  只是,她尚未拔掉伊心染这根钉,这颗刺,她就已经狼狈的被踢出场,似乎连资格都丧失了。四国争霸会,伊心染之名响彻整个夜国。

  她不再是百姓眼中的麻烦王妃,而是夜国百姓心目中的女英雄,是足以配得上战王夜绝尘的女人。

  “你以为你很了解六皇弟吗?”夜修杰在南荣浅语那复杂的目光注视下面不改色,低沉的嗓音似埋藏在地底下的美酒,散发着醉人的酒香。

  历代皇室子弟皆无情,他并不畏惧人言,哪怕对象是他的太子妃,在国与家面前,他选择的是国。

  “本王妃也很好奇你这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作为妻子的她,都没有百分之百的了解夜绝尘,这话偏偏从别的女人嘴里说出来,伊心染是怎么听觉得怎么别扭。

  “尘哥哥是不会杀我爹爹的。”似是瞧出伊心染情绪的变化,南荣浅语不介意火上浇油,继续往里添火。

  作父亲南荣昌棋子的这些年,她将自己隐藏得很深,哪怕是她的武功都藏着,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厉害。

  她虽有内伤,经过调养已经好得差不多,她也不惧跟伊心染正面起冲突,她自有保命之法。

  如若伊心染真不介意她与夜绝尘那些过往,夜绝尘又怎会将战王府迁移到城郊,分明就是很介意战王府里发生过的那些事情。

  东西可以换,人亦可以换,只有存在的记忆是无论如何都抹杀不掉的,而她偏要用这些刺拿出来说又是另外一回事,反正伊心染心里不痛快,特别的不痛快。

  夜绝尘也算有心,跟她好好解释了一番那花的来历,也带着她亲自去看了那位姑娘,让她知道,他真的没有骗她。

  听到这里,不只南荣浅语愣住了,就是夜修杰也愣住了,关于战王府中雪依兰的传言,他也是知晓的。

  “那天晚上要不是有张秀琴拼死相救,南荣昌早就被夜绝尘给挫骨扬灰了,你以为他还能活着。”

  “本王妃有骗你的必要么。”看着南荣浅语眼中的不可置信,伊心染觉得很痛快,不介意再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为了救下南荣昌,她可是尸骨无存,连渣都没有,更别说轮回转世,下辈子再生为人了。”

  她的父亲做任何事情都会想好退路,他又怎能牺牲她的母亲,那天晚上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一定是你害死我母亲的,我要你给我母亲陪葬。”说话间,南荣浅语已经主动发起攻势,双目染上腥红,周身杀气泛滥,凌厉的拳直扫向伊心染的面门。

  自幼生活在那样一个畸形的家族里,她没有快乐的童年,有的只是不断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只为变成一颗完美的棋子。

  唯一拥有的疼爱,是母亲在背后偷偷给予的,她可以不在乎其他人,但她在意她的母亲。

  虽然很多时候,张秀琴对她极为严厉,对她的要求也很多,但更多的却是为了保护她,不让她受到的伤害。

  哪怕是再三严禁她动情,也正是因为她深知动情之后的苦楚,方才不允许她也步入她那样的后尘,一辈子困在里面,走不出去,痛苦不堪。

  她未曾对夜绝尘动真情,但却真真实实的对夜修杰动了真情,并且是一头扎进去,爱得执着,爱得无悔。

  如果她能早一步发现自己的爱,她跟夜修杰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彼此相对而站,彼此刀剑相向。

  南荣浅语看似直冲伊心染而去,实际上近六成的力道都直冲秦风而去,意在击落秦风背在肩上的箭盒,以及他护在怀里那把金色的弯弓凤羽。

  这把弓箭就是伊心染的倚仗,手握凤羽的伊心染,有着一种难言的气魄,远非常人可比。

  秦风看到南荣浅语出招,自然而然迈步上前,将伊心染护到身后,在他面前又怎能允许自己的主子受到伤害。

  可是他仍没想到,南荣浅语竟然是冲他去的,攻向伊心染不过只是幌子,他才是她的目的。

  察觉到南荣浅语的意图,伊心染眼里的笑意更甚,自皇陵与苍国,萧国的两个女人交手之后,她还不曾遇到感兴趣的对手。既然南荣浅语想玩,她自当奉陪。

  “少废话,拿命来。”凤羽就是伊心染的羽翼,她想要打败伊心染,就要先断她的羽翼,然后近身攻击她,让她那诡异的身法使不出来。

  “本王妃的命很多人要,你想要,自己来拿便是。”伊心染足尖轻点,轻掠至半空,“秦风退下,本王妃想要亲自会一会她,以报她前几次的暗杀之恩。”

  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对她抱有杀心,难得有光明正大除掉她的机会,她又怎能错过。

  “不介意。”夜修杰并不曾真正意义上见过伊心染出手,但见她那一身漂亮的轻功,心中便知晓,这两人交上手,谁胜谁负并不好说。

  “你我之间情份已尽,没什么舍得与舍不得。”夜修杰嗓音沉重,语气却是轻快。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念旧情了。”南荣浅语仰面大笑,笑得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没人知道,夜修杰的话听在她的耳中,犹如数千把刀,同时在剜着她的心,割着她的肉。

  愤怒的咆哮在林间久久回荡,杀气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南荣浅语肆放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气势,长剑出鞘,剑鸣声刺耳至极。

  正当伊心染准备迎战之时,南荣浅语忽然一顿,脸色瞬间惨白,本是冲向伊心染的她,猛然调转方向,头也不回的迅速的离开。

  “难道是王爷已经杀了南荣昌?”秦风有些瞠目结舌的望着伊心染的侧脸,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另一边,南荣昌眼看着自己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积雪,脸色阴沉得厉害,双眼更是泛着诡异的腥红。

  他以为他将一切都算计得很精准,夜绝尘就算有通天之能,想要找到他也不易,怎知他一直就不曾逃出过夜绝尘的手掌心,他在人家眼里就如同跳梁小丑般,可笑愚昧至极。

  夜绝尘果然够狠,果然够绝,从不给他的对手留下活路,真可谓是斩草除根,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可他棋差一招,千不该万不该打伊心染的主意,否则也不会惹得夜绝尘对他下了杀心,最后还搭上了妻子张秀琴的一条命。

  那一刻,南荣昌才意识到,夜绝尘并非是非得留下他一条命不可,杀了他,他照样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雁不归附近这片树林,从他占据这里的那天开始,四周就埋伏下了他的暗哨,俨然已经成了他的地盘。

  他不知道他那部分隐秘的势力夜绝尘是如何查出来的,当他满心以为有能力再跟夜绝尘斗上一回的时候,方才可笑的发现,夜绝尘让他舒心了半个月,并非是人家找不到他,而是人家忙着肃清他的羽翼。

  直到防线被破,他的人节节败退,南荣昌才正视到这个问题,也知道自己今日恐怕是再劫难逃了。

  那一刻,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但不屈如他,是不会那么轻意就让夜绝尘如意的。

  半月来,他谨守着他跟南荣浅语的约定,没有发家族特殊信号寻她,就是为了等她主动找来。

  他的壮志雄心自己无法实现,他也会让他唯一的女儿替他去实现,那些人欠他的,他得不到补偿,就得让他们补偿给他的女儿,让他的女儿成为最尊贵的人。

  所以,紧要关头他抓紧时间发了家族特殊信号,传达了信息出去,他相信南荣浅语会看到的。

  “是。”投降是死,硬拼也是死,当然是宁可拼出一条血路来,像以前一样活着。

  半个时辰之后,夜绝尘端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狼狈不堪的南荣昌,嘴角的笑意越的薄凉。

  夜绝尘与南荣昌的交手是迅猛的,过于强横的内力直接就将周围的树林给折断,掀翻了,地面上的积雪被击碎,似冰雹般从天而降,砸在人身上,生生的疼。

  当南荣浅语赶来的时候,正好亲眼目睹,夜绝尘手中的长剑刺进南荣昌的胸口,从前往后穿胸而过。

  @书本网 .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一经核实,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xiatianwu/1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