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经烧掉过 3吨夏枯草

  我哥哥(金华艾克医院院长孙尚见)一向来脾气蛮好的,很少骂人的。但那次他确实发过火。

  曾经有一个病人,肝上长了个肿瘤,在我们这里治疗了一段时间,康复了。病人的老公是个牙科医生,对我们千恩万谢,想想没东西报答,就自告奋勇地说要帮我们收购草药。

  夏枯草有个特点,收来以后,叶子是一晒就干,但草籽里面还含有微量的水分。所以有经验的老药工,收夏枯草要晒两次,头次晒干后,一个礼拜以后再翻晒一次,这样才能保证药材的干燥。

  结果牙医经验不足,只晒了一遍就兴冲冲地打包装车了。他收来的3吨夏枯草,绝大部分是好的,但裹挟在中间的小部分没有晒干,夏枯草的小籽粒将里面蕴含的水分吐出来后,整堆草药中间就发酵,发热了。

  这3吨夏枯草,没有逃出我哥哥这一关。药房的人,只能将草药一包一包地提出去扔掉。扔掉的草药,又怕别人拣回去用,想来想去还是烧掉比较好。

  在艾克医院药房里工作,你今天有事,迟到了,请假了,可以;你一时马虎,药材切得长一点短一点,也可以原谅。但有一条红线不能踩,谁要是放了质量不过关的药材进来,谁当班,谁下岗!

  夏枯草的事情后来又碰到过一次。有一回中药饮片厂整车发过来一车夏枯草,我们的药工在其中抽了20几棵样品,发现有轻微的霉味。那一车草药从哪里来,还是往哪里回。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xiakucao/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