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学一味中药夏枯草!

  夏枯、夏枯球、枯草头、枯草穗、夕句、乃东、枯草、燕面、夏枯头、夏枯花、铁色草

  本品呈圆柱形,略扁,长1.5~8cm,直径0.8~1.5cm;淡棕色至棕红色。全穗由数轮至10数轮宿萼与苞片组成,每轮有对生苞片2片,呈扇形,先端尖尾状,脉纹明显,外表面有白毛。每一苞片内有花3朵,花冠多已脱落,宿萼二唇形,内有小坚果4枚,卵圆形,棕色,尖端有白色突起。体轻。气微,味淡。

  本品苦辛而寒,专入肝胆,主清泄散郁,略益血养肝。既善清肝火而明目,又善散郁结而消肿,为治肝阳眩晕、目珠夜痛及瘰疬肿结之要药。

  有个秀才的母亲得了瘰疬,脖子肿得老粗,还直流脓水。人们都说这种病很难治,秀才十分着急。一天,来了个卖药的郎中。他对秀才说:“山上有种草药,可以治好这个病。”秀才立即求郎中帮忙。郎中就上山采了一些有紫色花穗的野草回来,剪下花穗,煎药给秀才母亲吃。

  几天过去,秀才母亲流脓的地方封口了;又过了些日子,病全好了。老太太十分高兴,嘱咐儿子留郎中住在家里,重重酬谢并款待郎中。郎中也不客气,白天出去采药、卖药,夜晚就宿在秀才家中。秀才经常和郎中在一起聊天,慢慢地对医道也有了兴趣。过了一年,郎中要回家,临走时对秀才说:“我在你这儿住了一年,该给你多少饭钱?”秀才说:“你给我母亲治好了病,吃几顿饭算什么?”郎中说:“也好,那就传你一种药吧!”郎中说罢,便带着秀才上了山。他指着一个长圆形叶子、开紫花的野草对秀才说:“这就是治瘰疬的药草,你要认清。”秀才仔细地看了看,说:“我认清了。”

  “你还得记着,这草一过夏天就没了。”“嗯,我记住了。”两人分手后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就在这年的夏末秋初,县官的母亲得了瘰疬,张榜求医。秀才听说以后立刻揭了榜去见县官,说:“我会采药治瘰疬。” 县官派人跟着秀才上了山,可是,怎么也找不着长圆叶、开紫色花的药草。秀才十分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啊?他爬遍了附近的大山,一棵也没找到。差人把秀才押回县衙,县官认定他是骗子,当堂就打了他五十大板。转过年的夏天,郎中又回来了。秀才一把抓住郎中说:“你害得我好苦啊!”郎中一楞:“怎么啦?”“你教我认出药草怎么没有啦?”“有啊。”在哪儿?”“山上。”

  两人又到山上,一看,到处都有紫穗野草。秀才奇怪地说:“怎么你一来,这草又有了。”郎中说:“我不是对你讲过吗?这草一过夏天就枯死了,要用就得早采。”秀才这才猛然记起郎中当初交代给他的话,只怪自己粗心大意,白挨了一顿板子。为了记住这事,秀才就把这草叫作“夏枯草”了。

  来源 本品为唇形科植物夏枯草的干燥果穗。 相关名 夏枯、夏枯草、夏枯球、枯草头、枯草穗、夕句、乃东、枯草、燕面、夏枯头、夏枯花、铁色草 图片 产地 主产安徽、江苏、河南地区。 采收加工 夏季果穗呈棕红色时采收,除去杂质,晒干。 性状鉴别 本品呈圆柱形,略扁,长1.5~8cm...

  ——精而简 美洲豹 一到夏天,可在山上和河边看到长圆形带有波状齿的叶子开着紫色的花序,这种植物非常容易生长,并且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生长,它的名字叫做“夏枯草”,而关于它名字的由来,其实还有一个故事。 话说有个秀才的母亲得了瘰疬,脖子肿得老粗还流脓水。秀才找了一个郎中为其母看...

  不是想找就能找,清肝明目夏枯草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一味中药师夏枯草,相信大家也听说过了,但你可能不知道它的故事。 夏枯草为唇形科植物夏枯草的干燥果穗。 相关名: 夏枯、夏枯球、枯草头、枯草穗、夕句、乃东、枯草、燕面、夏枯头、夏枯花、铁色草。 产地: 主产安徽、江苏、河南地区。...

  夏枯草 名字来源:夏枯草在夏季成熟,果如穗状,棕红色,形如枯草,由此得名。 别名:棒槌草、铁色草、大头花、夏枯头 采收加工:夏枯草在每年5-6月,当花穗变成棕褐色时,选晴天,割起全草,捆成小把,或剪下花穗,晒干或鲜用。 基源植物:唇形科夏枯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夏枯草的干燥果穗...

  文图/李根勇 祖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造福人类。 千百年来,中华医药在中华民族的繁衍健康历史进程中,做出了功不可磨的伟大成就,至今仍闪耀着绚丽的光辉。 巜国家药典》,是国家药品的法定标准,能够被收载入药典的药品,必须安全有效,质量稳定。它的收载量...

  9月10日,一名在日本开民宿的中国老板发文称,三名中国女游客通过短租平台入住他家民宿,离开时却将大量垃圾扔在房间。事后,民宿老板将租客乱扔垃圾的情况投诉到平台,并向三人索赔清洁费用。民宿的中国老板是在微博上曝光这起事件的,微博配发的图片显示,房子的卫生间和地板上都堆了不少的...

  搬运,15年存文 一、 她抬眸望着眼前那一树桃花,一片死寂,可怕的寂静。贺兰夜曦拿出曾经用过的箜篌弹了起来,回想以前的时光,不禁泪如雨下,琴声更加凄凉,而她独自轻轻呢喃着:“我来这里也有一年之久了吧?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从桃源仙境传来的消息。呵,自己是什么?”说罢只是苦笑一声:...

  我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和白色,简单而纯粹。黑色总给我以深邃厚重,玄冥沧桑之感,如屹立于天地间的山峦,默然地承受着风刀雪剑的雕刻,见证着人世间的沉浮起落。白色总会给我以平和坦然,浩瀚柔婉之感,如灵动于自然间的清流,无私地洗涤着万物生灵沾染的尘埃,温润着岁月中的冷暖炎凉。 这是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xiakucao/1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