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花不散的芬芳

  我是个做任何事都能耐着性子的人,去明良兄那里,总觉得会落下一片喧闹。品茶,香道,古玩书画,整个屋子里是休闲处也是藏宝阁。他那里好友常聚:文人墨客,遥吟俯畅,逸兴遄飞,笔墨书画弄得满堂风采。

  至今日,明良兄画刊集册,山谷、荷花,枝蔓、动物,皆在此中,回想当时场景,更觉这画里的意境都是修来的。山谷透着虚怀,峻山在有意无意间;荷花青莲,清清浊浊不输一枝骄傲;盛夏芭蕉,秋露寒蝉,绿肥红瘦里灼灼其华;虎爪龙鳞,小鸭春酣,千江水里别有风情。

  小院依故,明良兄的画如同这院落,是一处微缩的景观,即是一花一世界,亦是法华之奥义。水流,绿叶,砖墙,石板,再加上这清风明月,便是明良兄的世界,内在精神皆依附在这身之内外,院中有春秋,画中自有冷暖与真情。

  艺术是繁忙的事情,更是清闲的事情,心静下来便能体会着自然和人情的冷暖变化;心燥起来,也要去迷迷糊糊梦幻一场,恰如化作一匹野马,一粒尘埃,惑惑灼灼地奔跑、流动不息。在与艺术之中,就是这样把清闲和繁忙融为一体,白雪与脚印揉出感悟,正与反,动与静,清与浑,山川与河流,日月与松柏,飞鸟与走兽……描绘成一幅幅意象之佳作。

  画家的功夫来自于洗练、勤奋、思索,下笔一番山川大河,便要博览万物于一胸怀之中,非得年积月累;画家的功夫更来自于生活的点滴,这生活的物化跃然纸上,能表现情怀也能感悟生活,渐渐便有了画家的自我。古人说天人合一,至于绘画当是人画合一,笔墨之间自己的精神在铺色描边,内与外之和谐也是一种难得的境界。

  我与明良兄的相识也是难得可贵,在我心中始终是这样一寸阳光与那丛凌霄花。生活和艺术是一种事情,两种现象。你不辜负生活,生活也不会亏待你。人生与艺术的长河中,如同那三百年的凌霄树,在悄无声息的变迁中光阴就流过去了,而存留下来的却是那无尽的芬芳与不散的韵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lingxiaohua/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