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园美景:艺圃花事 凌霄始盛开

  粉墙黛瓦、小桥流水,这几乎是人们提起苏州的第一印象。自古,江南便是一幅人们心中理想的“岁月静好”主题画卷,然,诸君不知,入夏以来,江南这幅静谧的水墨画,渐渐浓荫上墨,出离宁静,变得蓬勃旺盛起来。

  我们若说,这幅夏日画卷里最为成功的绘者,那么莫过于园林里,今天本文的主角以粉墙为本,黛瓦为墨,己为彩,生生在天际挥毫的凌霄花了。

  江南的墙上风光无限,漏窗、书条石,再加上如入画中的藤本植物使得粉墙永不孤单。丰富的藤本植物们,春天的木香花与紫藤,夏天的凌霄花,秋天的爬山虎常春藤,更是一道儿组成了冬天墙上遒劲的泼墨山水,使得园林中的粉墙别具一格。

  这世上的花,万紫千红者甚,像凌霄这样橙红色调的花朵却是不多的,前文中我们为大家介绍了以一抹红色劈开夏日浓荫的石榴,石榴开罢,凌霄又接棒,衬着江南粉墙黛瓦的底子,园林里的这抹橙红,可谓是从夏天深处开到了心灵深处。

  凌霄花的花期横跨整个夏天。五月底,艺圃原先春天爬满蔷薇花的天井,在花败的不过月余的寂静之后,又爆发出另一种生机,橙色的花骨朵儿步摇似的插在茂盛深绿的藤叶两边,仿佛正要参加盛会似的这场粉墙之上的夏花盛宴,凌霄开了。

  凌霄是我国的传统花卉。这种花朵艳丽硕大的藤本植物,自春秋时期就曾出现在《诗经》里:“苕之华,芸其贵矣”,彼时,人们将凌霄花成为陵苕,赏其花之华美。或许正是因为陪伴良久的缘故,我们对凌霄花抱有又爱又恨的复杂情感。

  喜欢凌霄花的,是她以柔弱的身躯,执着的精神,至百丈崖头甚至耸入云端的凌云之志。如宋代诗人陆游,赋诗赞其“矫矫长松龙上天”,又如欧阳炯诗“满对微风吹细叶,一条龙甲入清虚”,清人李笠翁更是评价:“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

  讨厌凌霄的,则是因凌霄攀附而生,成了趋炎附势、虚荣炫耀的代名词。如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就讨厌凌霄花,“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标。偶依一株树,遂抽百尺条。托根附树身,开花寄树梢。自谓得其势,无因有动摇。一旦树摧倒,独立暂飘飖”,说凌霄花背靠大树好乘凉。现代,女诗人舒婷的一首《致橡树》,“我如果爱你 /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更是将站在木棉花对立面的凌霄推上了风口浪尖。

  喜欢也罢,讨厌也罢,凌霄花都是不予理睬的。不信你看,哪年夏天,凌霄花因为有人喜欢久开不谢的?又有哪年夏天,凌霄花因为有人讨厌,迟迟不开花的? 凌霄,始终在每年的夏天如约而至,于粉墙黛瓦之上举办着这场属于夏天的盛宴,正如其名字一般,那开在墙头,硕大、艳丽的花朵永不低头,新生的枝条永远盘旋而上,保持着一股子“凌霄”之势。

  六月即来,苏州随着梅雨天气步入夏天,艺圃与留园墙上的凌霄花,也已含着无数花苞了,粉墙之上,宴席已开,只等诸君来赴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lingxiaohua/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