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舒婷的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林清玄,1953年出生 ,中国台湾省高雄人,当代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学者。

  笔名有秦情、林漓、林大悲、林晚啼、侠安、晴轩、远亭等。著名散文《查塔卡的杜鹃》。

  舒婷,女,1952年出生于福建石码镇,中国当代女诗人,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代表作《致橡树》。

  舒婷的主要诗集《双桅船》《舒婷顾城抒情诗选》《会唱歌的鸢尾花》《始祖鸟》;

  舒婷擅长于自我情感律动的内省、在把捉复杂细致的情感体验方面特别表现出女性独有的敏感。她的诗歌充盈着浪漫主义和理想的色彩,对祖国、对人生、对爱情、对土地的爱,既温馨平和又潜动着激情。她的诗擅长运用比喻、象征、联想等艺术手法表达内心感受,在朦胧的氛围中流露出理性的思考,朦胧而不晦涩,是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风格相结合的产物。舒婷又能在一些常常被人们漠视的常规现象中发现尖锐深刻的诗化哲理(《神女峰》、《惠安女子》),并把这种发现写得既富有思辩力量,又楚楚动人。

  林清玄的散文《煮雪》、《分别心》《清净之莲》《桃花心木》《生命的化妆》《黄金鼠》《海狮的项圈》。

  对林清玄来说,走上写作之路,其实并非最初的愿望,最早,林清玄一直想当画家,甚至还跟着林崇汉画了一阵子。不过,走上写作的路,倒一丝也不后悔,写作要自由的多,更能清晰地描绘出自己的心路历程,以及所见、所思、所感。所以,林清玄自觉会一直写下去,或许依然在文学素描的散文上下功夫,或许就著手去写一些比较大部头的有关人性,有关历史,有关哲理的书,或许改变途径去写小说,不管未来会写什么,写作总是一条不能斩断的路,林清玄会一步步往下走去。

  情书上有这样看来普通的句子:“当初是我选择了你,心里明知与你不会长久,还

  会捡到这封情书是很偶然的。有一天我在路上散步,刮起一阵强风,一个印刷十分

  是一封很长的诀别信,看来是十七岁的少女写给十八岁的男朋友的信,显然她是要

  奇怪的是,这封信收信和发信的人都没有名字,写信的少女叫作“March’,她的

  男朋友叫作“Decenber”,是三月写给十二月的信呢!可以想见十二月收到这封信,脸

  它有几个时间的可能,一是少女写好信不小心遗落的,二是她随手丢弃,三是男朋

  不管如何,这封没有地址与署名的诀别信,一定是亲手递交的,可见这个少女非常

  有诚意,又写诀别信、又亲手交托。不像我们年轻时的感情事件,对方离开时的理由到

  三月在信里说:“在你十八岁生日时,无论我在不在你身旁,一定会送你一枚银戒

  指,传说在十八岁生日时收到银戒指,此后将会一路顺畅平安。如今,这段甜蜜的过去

  就要放弃,明知你是真心爱我,December,回头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就好,珍重!再

  这结尾写得真不错,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读着路上偶然捡到的情书,想到少年时

  那信纸也选得很好,是一个背着行李站在铁轨交叉点的少女,不知道走哪一条路好。

  在通化市场散步,拥挤的人潮中突然飞出来一股清气,使人心情为之一爽;循香而

  往,发现有一位卖花的老人正在推销他从山上采来的野姜花,每一把有五枝花,一把十

  老人说他的家住在山坡上,他每天出去种作的时候,总要经过横生着野姜花的坡地,

  从来不觉得野姜花有什么珍贵。只觉得这种花有一种特别的香。今年秋天,他种田累了,

  依在村旁午睡,睡醒后发现满腹的香气,清新的空气格外香甜。老人想:这种长在野地

  里的香花,说不定有人喜欢,于是他剪了一百把野姜花到通化街来卖,总在一小时内就

  我买了十把野姜花,想到这位可爱的老人,也记起买野花的人可能是爱花的,可能

  其中也深埋着一种甜蜜的回忆;就像听一首老歌,那歌已经远去了,声音则留下来,每

  一次听老歌,我就想起当年那些同唱一首老歌的朋友,他们的星云四散,使那些老歌更

  第一次认识野姜花的可爱,是许多年前的经验,我们在木栅醉梦溪散步,一位少女

  告诉我:“野姜花的花像极了停在绿树上的小白蛱蝶,而野姜花的叶则像船一样,随时

  准备出航向远方。”然后我们相偕坐在桥上,把摘来的野姜花一瓣瓣飘下溪里,真像蝴

  蝶翩翩;将叶子掷向溪里,平平随溪水流去,也真像一条绿色的小舟。女孩并且告诉我:

  如今,岁月像蝴蝶飞过、像小舟流去,我也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流浪岁月,仅剩野姜

  花的兴谢在每年的秋天让人神伤。后来我住在木栅山上,就在屋后不远处有一个荒废的

  小屋,春天里月桃花像一串晶白的珍珠垂在各处,秋风一吹,野姜花的白色精灵则迎风

  飞展。我常在那颓落的墙脚独坐,一坐便是一个下午,感觉到秋天的心情可以用两句诗

  我把买来的野姜花用一个巨大的陶罐放起来,小屋里就被香气缠绕,出门的时候,

  香气像远远的拖着一条尾巴,走远了,还跟随着。我想到,即使像买花这样的小事,也

  有一次赶火车要去见远方的友人,在火车站前被一位卖水仙花的小孩拦住,硬要叫

  人买花,我买了一大束水仙花,没想到那束水仙花成为最好的礼物,朋友每回来信都提

  又有一次要去看一位女长辈,这位老妇年轻时曾有过美丽辉煌的时光,我走进巷子

  时突然灵机一动,折回花店买了一束玫瑰,一共九朵。我说:“青春长久。”竟把她动

  得眼中含泪,她说:“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没有人送我玫瑰了,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还

  有人送我玫瑰。”说完她就轻轻啜泣起来,我几乎在这种心情中看岁月蹑足如猫步,无

  声悄然走过,隔了两星期我去看她,那些玫瑰犹未谢尽,原来她把玫瑰连着花瓶冰在冰

  每天上班的时候,我会路过复兴甫路,就在复兴南路和南京东路的快车道上,时常

  有一些卖玉兰花的人,有小孩、有少女,也有中年妇人,他们将四朵玉兰花串成一串,

  车子经过时就敲着你的车窗说:“先生,买一串香的玉兰花。”使得我每天买一串玉兰

  花成为习惯,我喜欢那样的感觉——有人敲车窗卖给你一串花,而后天涯相错,好像走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东部的东澳乡旅行,所有走苏花公路的车子都要在那里错车。

  有一位长着一对大眼睛的山地小男孩卖着他从山上采回来的野百合,那些开在深山里的

  百合花显得特别小巧,还放散着淡淡的香气。我买了所有的野百合,坐在沿海的窗口,

  看着远方海的湛蓝及眼前百合的洁白,突然兴起一种想法,这些百合开在深山里是很孤

  独的,唯其有人欣赏它的美和它的香才增显了它存在的意义,再好的花开在山里,如果

  因此,我总是感谢那些卖花的人,他们和我原来都是不相识的,因为有了花魂,我

  当我们在随意行路的时候,遇到卖花的人,也许花很少的钱买一把花,有时候留着

  传说有一位青年登山家,有一次登山的时候,不小心跌落在冰河之中;数十年之后,

  他的妻子到那一带攀登,偶然在冰河里找到已经被封冻了几十年的丈夫。这位埋在冰天

  雪地里的青年,还保持着他年轻时代的容颜,而他的妻子因为在尘世里,已经是两鬓飞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整个胸腔都震动起来,它是那么简短,那么有力地说出

  了人处在时间和空间之中,确定是渺小的,有许多机缘巧遇正如同在数十年后相遇在冰

  许多年前,有一部电影叫《失去的地平线》,那里是没有时空的,人们过着无忧无

  虑的快乐生活。一天,一位青年在登山时迷途了,闯入了失去的地平线,并且在那里爱

  上一位美丽的少女;少女向往着人间的爱情,青年也急于要带少女回到自已的家乡,两

  人不顾大家的反对,越过了地平线的谷口,穿过冰雪封冻的大地,历尽千辛万苦才回到

  人间;不意在青年回头的那一刻,少女已经是满头银发,皱纹满布,风烛残年了。故事

  本来,生活在失去的地平线的这对恋侣,他们的爱情是真诚的,也都有创造将来的

  勇气,他们为什么不能有圆满的结局呢?问题发生在时空,一个处在流动的时空,一个

  处在不变的时空,在他们相遇的一刹那,时空拉远,就不免跌进了哀伤的迷雾中。

  最近,台北在公演白先勇小说《游园惊梦》改编的舞台剧,我少年时代几次读《游

  园惊梦》,只认为它是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年岁稍长,重读这篇小说,竟品出浓浓的

  无可奈何。经过了数十年的改变,它不只是一个年华逝去的妇人对凤华万种的少女时代

  的回忆,而是对时空流转之后人力所不能为的忧伤。时空在不可抗拒的地方流动,到最

  在希腊神话里,有一座不死不老的神仙们所居住的山上,山口有一个大的关卡,把

  守这道关卡的就是“时间之神”,它把时间的流变挡在山外,使得那些神仙可以永葆青

  做为凡人的我们,没有神仙一样的运气,每天抬起头来,眼睁睁的看见墙上挂钟滴

  滴答答走动匆匆的脚步,即使坐在阳台上沉思,也可以看到日升、月落、风过、星沉,

  从远远的天外流过。有一天,我们偶遇到少年游伴,发现他略有几茎白发,而我们的心

  情也微近中年了。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院子里的紫丁香花开了,可是一趟旅行回来,

  花瓣却落了满地。有一天,我们看到家前的旧屋被拆了,可是过不了多久,却盖起一栋

  崭新的大楼。有一天……我们终于察觉,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转移是哪些的无情和霸道,

  中国的民间童话里也时常描写这样的情景,有一个人在偶然的机缘下到了天上,或

  者游了龙宫,十几天以后他回到人间,发现人事全非,手足无措;因为“天上一日,世

  上一年”,他游玩了十数大,世上已过了十几年,十年的变化有多么大呢?它可以大到

  你回到故乡,却找不到自家的大门,认不得自己的亲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里很能

  表达这种心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

  佛家说“色相是幻,人间无常”实在是参透了时空的真实,让我们看清一朵蓓蕾很

  《水游传》的作者施耐庵在该书的自序里有短短的一段话:“每怪人言,某甲于今

  若干岁。夫若干者,积而有之之谓。今其岁积在何许?可取而数之否?可见已往之吾悉

  已变灭。不宁如是,吾书至此句,此句以前已疾变灭,是以可痛也。”(我常对于别人

  说“某甲现在若干岁”感到奇怪,若干,是积起来而可以保存的意思,而现在他的岁积

  存在什么地方呢?可以拿出来数吗?可见以往的我已经完全改变消失,不仅是这样,我

  写到这一句,这一句以前的时间已经很快改变消失,这是最令人心痛的。)正是道出了

  一个大小说家对时空的哀痛。古来中国的伟大小说,只要我们留心,它讲的几乎全有一

  个深刻的时空问题,《红楼梦》的花柳繁华温柔富贵,最后也走到时空的死角成水游传》

  的英雄豪杰重义轻生,最后下场凄凉;《三国演义》的大主题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金瓶梅》是色与相的梦幻散灭;《镜花缘》是水中之月,镜中之花;

  《聊斋志异》是神鬼怪力,全是虚空;《西厢记》是情感的失散流离;《老残游记》更

  我们的文学作品里几乎无一例外的,说出了人处在时空里的渺小,可惜没有人从这

  个角度深入探讨,否则一定会发现中国民间思想,对时空的递变有很敏感的触觉。西方

  有一句谚语:“你要永远快乐,只有向痛苦里去找。”正道出了时空和人生的矛盾,我

  们觉得快乐时,偏不能永远,留恋着不走的,永远远是那令人厌烦的东西——这就是在

  人可以用多么美的句子,多么美的小说来写人生,可惜我们不能是天空,不能是那

  有许多人回忆过去的快乐,恨不能与旧人重逢,恨不能年华停伫,事实上,却是天

  涯远隔,是韶光飞逝,即使真有一天与故人相会,心情也像在冰雪封冻的极地,不免被

  我喜欢这首诗的意境,尤其“萤火”一喻,我们怀念的人何尝不是夏夜的萤火忽明

  忽灭、或者在黑暗的空中一转就远去了,连自己梦游的魂也赶不上,真是对时空无情极

  说到时空无边无尽的无情,它到终极会把一切善恶、美丑、雅俗、正邪、优劣都涤

  洗干净,再有情的人也丝毫无力挽救。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因此而捻颓丧、优柔不前呢?

  我觉得大可不必,人的生命虽然渺小短暂,但它像一扇晴窗,是由自己小的心眼里

  一扇晴窗,在面对时空的流变时飞进来春花,就有春花;飘进来萤火,就有萤火;

  传进秋声,就来了秋声;侵进冬寒,就有冬寒。闯进来情爱就有情爱,刺进来忧伤就有

  只是既然是晴窗,就要有进有出,曾拥有的幸福,在失去时窗还是晴的;曾被打击

  的重伤,也有能力平复;努力维持着窗的晶明,哪些任时空的梭子如百鸟之翔在眼前乱

  飞,也能有一种自在的心情,不致心乱神迷。有的人种花是为了图利,有的人种花是为

  了无聊,我们不要成为这样的人,要真爱花才去种花——只有用“爱”去换“时空”才

  不吃亏,也只有心如晴窗的人才有真正的爱,更只有爱花的人才能种出最美的花。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lingxiaohua/1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