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基层减负进行时

  同样的会议多次开,类似的文件重复发,过多工作微信群成了新负担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让干部从文山会海、迎评迎检、材料报表中解脱出来,把精力用在解决实际问题上,这在基层干部中引发极大反响。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本期圆桌论坛稿件均来自各地基层干部,真切地反映了基层负担“不能承受之重”,分析了为基层减负并防止形式主义回潮的可行途径。

  “基层减负年”启动后,各地各部门出台措施给会议“瘦身”、推行信息化办公、简化绩效管理方案、清理检查考核事项,切实为基层减负、为实干者鼓劲,赢得不少点赞。但也有一些地方和单位仍然简单地用文件、会议推动“减负”,一味要求下面自查自纠自改,仿佛为基层“减负”与上面关联不大,只要有姿态、有要求、有指示就是在为基层减负,以致个别地方和领域“减负”行动缓慢、效果不佳,既挫伤了基层干部积极性,又降低了中央政策公信力。

  找准病根才能对症下药。基层干部“五加二”“白加黑”,天天连轴开会,看不完的通知,应接不暇的迎检、填表和考核这些“负担”问题看似表现在下面,但根子却在上面。有的领导干部“官本位”较重,把下级当“随从”使唤,芝麻大点事就要求基层统数据、写材料、作汇报,“开口要闭口到”让基层苦不堪言;有的对基层不信任,把基层干部当“核桃仁”,担心不敲打办不好事、不督查办不成事,随意检查通报给基层加压,为自己立威;有的事经己手总要加点“料”,否则体现不了“重视”、展示不了“水平”,于是层层定标加码给基层设障添堵;有的只讲自己安排的工作重要,定任务不统筹、搞检查不联动,于是各吹各号、各唱各调让基层无所适从凡此种种,都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作祟。

  “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后人”。各级机关和领导干部作为工作落实的组织者、推动者,在落实中央为基层干部减负的决策部署上,既要善于从“前三排”发现问题,坚持以下看上,从基层干部的抱怨、网络媒体的批判、社会舆论的建言中,找真、找准、找尽本级机关给基层添堵的病灶,进一步往深里查、往实里找,确保所有问题查摆到位;又要敢于从“主席台”解决问题,坚持以上带下,由领导机关示范,从源头上减少会议、评比、检查,破除减负工作中的“花架子”“假把式”,做到即知即改、边查边改、立行立改,坚决把“文山”搬走、将“会海”填平。

  总的来说,给基层减负切忌“上面生病下面吃药”,必须突出问题导向,坚持精准施策,瞄准“保障”做加法,在编制安排、力量保障、培训提能上下大力;瞄准“症结”做减法,在精文减会、减少报表、规范考评上动手术;瞄准“担当”做乘法,在关心关爱、使用激励、容错纠错上用真功;瞄准“病灶”做除法,在剔除花拳绣腿、繁文缛节、表面文章上使狠劲,切实做到真减负、减真负。(潘福金)

  作为一名在乡镇工作二十余年的工作人员,我对基层减负深有感触。这些年,基层乡镇“四多”现象普遍存在。会议多,基本上是“大会三六九,小会天天有”;检查多,乡镇经常要迎接上级部门对工作的考核,尤其是季末、半年、年终,上级检查组一个接一个,让基层应接不暇;甩锅多,层层签订责任状,所有的工作都压到基层乡镇了,上级部门基本成了甩手掌柜;追责多,许多工作都实行“一票否决”,工作干不好都会被追责。“四多”现象的存在,对于基层和基层干部而言,可谓身心疲惫、苦不堪言。中央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真是恰逢其时。

  为基层减负,首先必须减“政”。比如政出多门、不正确的政绩观等等。在政出多门方面,今天这个部门下发一个文件,明后天那个部门下发一个会议通知,基层毕竟是下级,能不参加、能不传达贯彻么?要知道参加会议,传达贯彻文件,都是需要人员和耗费时间的,基层单位就那么几名干部,如果时间都耗在会议、文件上了,腾出手来抓群众工作的精力就十分有限了。还有就是那一个接一个的检查和考核,大多是与基层荣誉和基层干部利益相挂钩的,因此也造成大家不得不千方百计、甚至变着法子去迎合。

  为基层减负,必须要减到实处。从这次中央下发《通知》来看,明确层层大幅度精简文件和会议,中央印发的政策性文件原则上不超过10页,地方和部门也要按此从严掌握,这些具有刚性的硬杠杠,就是为基层减负的实招,但还需防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具有换位意识,设身处地替基层着想,真心实意为基层减负,为基层干部“松绑”。具体而言,能不开的会议尽量不开,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检查;上级不要将所有的工作都压到乡镇,将责任甩得一干二净;对基层尽量少些“凡事追责”,真正让基层干部腾出手来、静下心来,多办为群众排忧解难的好事实事,如此才是真正践行党的执政理念和宗旨。(张友江)

  这些年,在不少地方的公共治理中:发文是为了落实,建群是为了落实,开会更是为了落实;层层加码、级级扩容,到了基层形成文山会海这就是“落实”二字在基层不经“美颜”的真实模样。

  很多基层干部反映,目前,跑会、守会、陪会的现象仍然比较突出,有的会议要求传达不过夜,省里开完,市里接着开;市里结束,县里接着开。一个会,开到晚上七八点很正常。从常规性的行业会如农业、旅游等会议,到各种专题会,往往都要求党政主要领导参加,派副职参加就被点名批评。不少基层干部调侃,不在形形色色的会场,就在赶往形形色色会场的路上。结果呢,就是打印机很忙、司机班很忙,基层干部反而离基层越来越远。

  回头来看,自“八项规定”施行之后,各地《关于进一步精简会议文件的通知》等制度设计并不在少数。不过,“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等形式主义,在部分地方却有回潮的迹象。文山会海依旧,方案规划提了一大堆,姿态口号喊得震天响,会议一散,各回各家。干打雷不下雨,光开会不落实。这种“落实观”,说白了不过就是摆架子、装样子、虚落实。在“痕迹主义”上绣花,材料精美、会议繁忙、基层劳累,群众却未必有获得感。务虚到了极致,实际上就到了“空谈误国”的险境。“落实观”不能唯物、唯实,治理现代化就难出效率。

  为政以公,行胜于言。基层减负,怕就怕减成了“中小学生减负”,减负能否出实绩,恐怕还得有赖于“落实观”的彻底转变:落实不能靠开会,开会绝不等于落实,照抄照搬的会议甚至是“反落实”。具体到开会这件事上,就得少开会、开短会,开管用的会。(邓海建)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pazyamparo.com/hetaoren/155.html